经历风雨,见过彩虹;露往霜来,笑语兼程

刘永炬老师三十年的勤奋耕耘,收获了沉甸甸的赞誉

  • 胖哥槟榔
    原总经理
    段俊峰

2004年的时候,湖南槟榔行业的竞争已经相当激烈。
当时我们处在一个很危急的关头,于是我们慕名找到刘老师并开始合作。
04年7月我们跟刘老师签定了一个短期合同,没想到在刘老师的策划下,短短6个月间,我们的业绩翻了一翻。这更加坚定了我们与刘老师进行长期合作的信心。于是04年之后我们跟刘老师签定了长期合同,每次合同都是三年一签,现在已经执行到第2个三年。从04年到现在六年时间,我们按着刘老师的思路和品牌策划方式摸索前进,销售业绩提升至以前的10倍。

刘老师这几年主要负责我们的广告策划、营销策划、广告创意制作。在这些年的合作中我们深有感触。
刘老师作为多年的营销实战专家,确实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专业人才。他做事没什么架子,做起事来很专业,很认真、很细心,很有责任感,所以在这几年我们都合作的非常的愉快。
我们也希望更多社会上还没有和刘老师合作的企业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和平台,我相信刘老师能以他的智慧和才华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 德邦物流
    董事长
    崔维星

“通过听刘老师的课结识的刘老师。那时我们的公司还比较小,04年我们是1.4亿的营销额。请了刘老师之后,他通过其特有的一些办法以及调研等,对我们公司做了详细了解。对公司进行了品牌VI设计,对我们的营销策划、企业文化进行了一些比较准确的指点,使我们公司走上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道路。这几年一直保持着60%的增长。即使是2008年经济危机,我们也达到了59%的增长率,今年营业额甚至可以达到13、14亿。

我们公司能取得今年的成就,离不开刘老师对我们的帮助。我觉得作为民营企业,在这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要能够生存,能够发展,能够开拓国内的市场,能够打开内销的局面,刘老师的办法是实用、准确的。他对中国的了解是透彻的,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民营企业,规模还不是很大的企业请刘老师做案子,相信一定有百倍的回报。我们请刘老师做市场营销花了不到100万,但是我们赚回来却是10倍都不止,这是一个很合算的生意。”

  • 美的空调
    产品策略部部长
    谢华

“我们认识18年了吧,在认识刘老师的过程中受到的启发非常大。刘老师是营销界的前辈,其独特的实战营销理论,对企业的实际运作过程中如何针对性的系统解决问题方向见解独到,而他在这方面的系统思考和系统解决能力在业内是比较突出的。

我们知道今天的营销呈现出更多的复杂性和竞争的激烈性,任何单方面的去解决问题都是比较困难的,也是不能持久的,我觉得在以往的经历中刘老师给我们的印象是,他在这方面系统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比较强,往往又能够一针见血,找到问题的症结,在过往的过程中刘老师给我们的指引和培训非常多,我们希望在将来刘老师可以一如既往的能给予我们帮助和支持。

谢谢刘老师。”

  • 任我游GPS汽车导航
    原总经理
    李明

“认识刘老师是很久以前的事,在见面之前是在书本上认识的。当时是有一些专业方面的迷茫,通过看刘老师的书得到了一些启发。请刘老师做策划是在这之后的事。三年前,GPS在中国还没有市场,我们企业也处于茫然的时候,刘老师帮助我们进行了市场定位,之后迅速使我们在今后的3到4年里面,在市场上取得高度的消费者认知,很快便得到了行业的尊敬,在销量上也有很大的提高。”

  • 爱慕内衣
    董事长
    张荣明

“和刘永炬老师认识是在12年前,97年爱慕就意识到要做品牌和品牌营销,但是怎样做品牌,怎样做市场营销,经过简单的摸索感觉到需要借助外脑,要找专业的机构进行咨询。这是我们公司第一次请品牌、广告公司介入到我们的市场营销中,第一个帮我们服务的就是老刘同志——刘永炬先生。前后合作小半年,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第一次把产品企划的概念打入我们的整个营销过程当中,对营销的整个组织架构也做了一个新的梳理。在后来的十来年我们也请过不同的广告公司、专业机构做,但是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和老刘的合作。爱慕后来的发展大家也看到了,比较稳定,比较好,这和永炬先生第一次的成功合作是分不开的。

十来年后回忆这次合作都觉得很亲切,所以我俩一直保持着联系,现在是好朋友,他也继续关注着爱慕的发展,他觉得需要提醒我的时候还经常提醒我,也许我们还会有一次新的合作。”

  • 巴玛丽琅矿泉水
    董事长
    王华侨

“当时跟刘老师沟通,觉得像刘老师这么大的人物肯定会有些不好亲近,所以当时有点怕。后来跟刘老师接触感觉刘老师这个人其实很亲切,他亲自来到我们企业,根据我们企业自身的资源特点来建议我们企业怎么去做市场。

从跟刘老沟通到刘老给我们企业运作项目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还是刘老师的一些东西比较切合于实战,特别是在我们不懂的时候,他用一些实例来指导我们怎么样去做,引导我们怎么去做,我觉得这一点是比较好的。不像其它一些老师学术性比较强,有时候讲了半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